卢德之 : 雄安新区建设与中国共享文明发展

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 时间:2017-04-13
  

雄安新区建设与中国共享文明发展

——在湖南师范大学第六届“京楚论坛”的演讲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卢德之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校友:
    大家上午好!我前天接到今天发言的任务,当时给我的题目是《走向共享》,因为我有一本书就叫《走向共享》。昨天在回北京的飞机上我反复地想,《走向共享》这个主题已经讲了4年多了,在全国的多所高校、不同会议,也在国外多个重要论坛上讲过上百场了。尽管《走向共享》可以持续地讲,也会不断有新意,但我觉得更有必要站在共享思想的哲学高度上,对刚刚发生的重大事情做一些评述。所以,我今天讲的可以说是一个新的主题。
    我们知道,最近几天国际国内发生了几件大事。第一件事情是国内的大事情,4月1日中央决定建设河北雄安新区;第二件事情是4月6日到7日,习近平主席访美,并与特朗普总统进行了两轮会谈,多项外交成果为全世界所瞩目;第三件事是4月7日凌晨,美国向叙利亚发射了59枚战斧导弹。第一件事是中国国内重大政治经济事务,说明中国共享文明建设进入新的进程。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为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提出的“七个方面的重点任务”,其核心就是建立中国特色的共享发展机制与体制,所表现出来的现代文明特征就是中国式的国际中心和中国式的共享文明。第二、三件事是重大国际事务,特别是美军突袭叙利亚,说明虽然共享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的一个重大文明成果,国际社会共享文明建设的通道是畅通的,但是发展形势却是非常严峻的,既任重道远,更刻不容缓。
    到4月8日为止,已经有近30家中央企业表示要参与雄安新区建设。《人民日报》上说,雄安新区建设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我认为,“千年大计”应当是针对历史来说的;“国家大事”则是从相对于世界发展来说的。我想,5到10年之内雄安新区要建成500万以上人口的一个新区,怎么说都是很大的事情,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才可能发生,在美国、在俄罗斯都不太可能做到。中国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原因一定不少,但结合习近平主席对雄安新区建设提出的七大重点任务,我认为最重要的有四大原因:一是首都北京发展的需要,二是中国创新发展标杆的需要,三是中国模式发展的需要,四是中国共享文明建设的需要。
    所以我认为,结合国际国内发展大势,人类文明正在发生新的巨大变化,共享文明正在崛起,21世纪将是共享文明的世纪。为更清楚地说明这个问题,我重点谈谈四个方面的认识:
    一、当今世界,“三个时代”叠加、博弈、发展的结果,促进了共享文明的必然崛起       正如雄安新区建设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一样,共享文明的崛起必然是时代的产物。历史发展证明,每一个新时代都会产生一种新文明,否则就很难说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那么,我们这个时代有一些什么样的特质?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今天算是一个“资本家”,而且是一个把资本财富捐出来做慈善的“资本家”。我对资本、对财富有自己的认知,有自己的处置方式;对我们的时代也有自己的认识——从我的角度,也可以说是从资本、从经济的角度来认识,我认为,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三个时代叠加”在一起博弈、发展的新时代——更是一个需要也必然产生新文明的时代。
    第一,这个时代是一个资本的时代。无论科学技术怎么发展,全球化的进程怎么加快,实际上都有一个很重要的载体就是资本。我们都知道的一个事实是,资本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了“无处不在、无所不有、无所不能”的地步了。资本成了科学技术、全球化运动和人们日常生活运动的重要载体、重要推动者,也可能是重要的阻滞者、破坏者。资本不仅表现出了的“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也已经表现到了极致的程度。可以说,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好的方面都是资本造的“福”,不好的方面也是资本惹的“祸”。
    第二,这个时代是一个走向共享的时代。随着科学的进步,全球化的进程,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人类面临的所有问题,无论是恐怖主义、贫富差距、保守主义、反对腐败、环境破坏等问题,都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单靠一拨人、一个国家是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依靠人类全体共同努力才能解决的问题。同时,也是既需要科学技术,也需要结合人文科学共同面对、共同解决的问题。既然这些问题要靠大家共同解决,要靠综合学科来解决,那么解决以后形成的成果就必须让全人类共同来享用。也就是说,必须是这样一个发展态势:你好,我也得好,不能说只有你好,或者说长期只有你好,我不好;如果只有你好我不好,我也不让你好!这就是恐怖主义的逻辑,或者说恐怖主义产生的一个重要根源。当然,你可以更好,因为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面临的情况不一样,历史条件、自然环境不一样,可以说是有差异性,但整体来说,大家都必须好,否则人类社会就没法进一步往下发展。所以说,人类社会必须共同选择一个方向,这个方向就是走向共享。
    第三,这是一个必须以共享来治理资本的时代。资本这个东西,刚才说了既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坏的可以坏到毁灭人类。这个时候,资本又这样深刻而广泛地影响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那么怎么来治理资本呢?既要引领资本,又要规范资本呢?我认为,必须用共享来治理资本。共享需要物质基础,也需要精神基础;既需要有技术手段、技术平台,当然更需要有理念支持。前几天我参加一个有关“智慧城市”建设的会议。什么叫“智慧城市”呢?可能讲“共享城市”更加合理。最近,全国大城市到处都是共享单车。客观上讲,共享单车的技术条件和平台有了,都相当成熟了,但是普遍缺乏与之相适应的文明基础。如果没有相应的文化和文明来配合共享单车的发展,共享单车就可能发挥不了最大价值,甚至给城市带来许多新的困惑。
    还有一件事让我感触很深。最近有一个国家级平台的大活动。需要大家要在网上选优投票。一开始我们就认认真真地组织大家按规则投票,起步也很好,投标显示的结果也合情合理。但是,等投到了1万票、2万票的时候,出现新的情况了。有的单位一下子就增加几十万标,这可能吗?显然不可信。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就是说,我们现在有了共享的技术手段、共享的基础平台,但是没有现代共享的基本文化素养,能够更好地推动共享文明吗?虽然不能以偏概全,但必须引起我们足够重视才行。由此,我也想到,中国如果搞什么“一人一票”制,最后的结果将会是什么样呢?共享需要技术平台、制度平台,更需要人文平台,两者缺一不可。如果我们不用共享的目标、共享的理念、共享的文化来治理以资本为代表的众多社会现象,让资本发挥出善的一面,人类社会难说能够很好地走多远。
    新的时代需要新的文明。我想到的是,十九世纪前后,以英国、欧洲为首的西方国家,经过一百多年的努力,高举起“自由、平等、博爱”的大旗,以殖民地的方式把资本主义文明推到了世界许多地方,让所谓的资本主义文明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接着,美国高举所谓的“民主”大旗,企图把西方所谓的民主政治体制向全球推出。但是,由于资本主义固有的矛盾不断激化,世界先后爆发了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社会主义阵营在反对外来侵略的战争得到了发展。特别是在二十世纪中期后出现了以美国与苏联等,到21世纪以美国与中国等为对比的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大阵营对垒的博弈、发展的局面。到现在为止,我不能说谁赢谁输了。要知道的是,我们这个古老的中华民族,以五千多年文明的能量,给人类社会贡献了一个重大的文明理念——共享,在共生、共存、共建基础的共享发展,已经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重要理念与基石。当年,我读大学的时候,政治经济学中就说资本主义是垂死的、是腐朽的。但是现在看来,资本主义垂而不死,还活得比较好。这是什么原因呢?我认为,资本主义显然吸纳了很多社会主义的元素。今天的资本主义已经不是传统的资本主义了。几十年来,传统的社会主义也遇到了许多困难,甚至挫折,但是却是艰难中寻找到了发展的生机。现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是生机勃勃吗?道理很明显,我们把市场经济的元素引入到了社会主义经济活动之中。长期以来,市场经济一直被视为资本主义的东西。到今天,资本主义能说自己的制度更优、更好吗?20多年前,美国学者福山曾经说,西方民主文明已经终结了人类文明发展的步伐。现在他自己也改口了,说西方民主文明现在没有终结人类文明发展了。
    我认为,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共享文明的崛起与发展将是发展的必然大势。从总体上说,西风压倒东风也不行,东风压倒西风也不行,必须把东风和西风凝聚成一股新风,这股新风就是共享文明之风。在我看来,人类文明发展的今天,必须是在“中、西、马”基础上的超越发展。所谓“中西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西方优秀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融合起来。把东西方文化好的融合起来,所谓中国、西方、马克思好的东西融合起来。我们光守住老祖宗也不行,光把西方的自由主义那一套拿来也不行,马克思主义本身也需要发展。所以,只有优秀的文明融合起来,进行超越,人类才有希望。超越的目标就是共享。当然,共享不等于平均,也不等于均贫。共享是一种动态均富。你家有三台汽车,我家有一台,你家有100万元存款,我家有50万元存款。只有在一种动态均富基础上,人类共享文明才可能发展得更好、更快。
    所以说,共享是时代的目标,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目标。可以预见的是,共享文明或许最初只在一个行业、一个社区、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开始出现,开始崛起,也或许最先在一部分人群中出现,事实上首先在经济领域出现了,比如共享经济,比如中国的共享发展的政治经济理念与政策等。尽管还是起步,但这些星星之火本身就蕴藏着旺盛的生命力与影响力,必将促进共享文明在全球的崛起与发展。
    二、坚持以人为本、以人性为基准点一直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基础,也必将是人类共享文明崛起与发展的重要基础
我们知道,人类文明的基础就是人性。人类文明就是人性的文明,是人的文明,否则这个文明还有什么意义呢?
过去,我们一直讲以人为本。我们讲以人本主义的时候,总是讲人的价值、生命的意义。当然,这个很重要,却又很抽象。在我看来,讲以人为本,就是在讲人与神的关系时,你不能以神为本,人不能成为神的奴婢;当人与物发生关系时,不能以物为本,人不能成为机器的附属物,不能成为资本的附属物,也不能成为商业模式的附属物。我们必须坚持人性,不断地回归人性。人性并不是坏东西。当然,我们讲以人为本,还要区别的东西很多。比如,你是以资本家为本,还是以工人为本?你是以多数人为本,还是以少数人为本?等等。这些都需要从政治经济上作出整体的、正确的理论与实践把握,我们才可能真正做到以人为本,以人类发展为目标。
按照这样的理解,我认为,人类社会迄今为止先后至少完成了五次人性回归。每一次人性回归的结果都出现了一种新的时代,人类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第一次人性回归是在遥远的神话时代。我们知道,人类在原始形态下,普天之下都是神。当年,我们的祖先是姜子牙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据说,我的祖先就是姜子牙,也不知道姓姜的怎么变成姓卢的了,说是他第七代子孙被封为卢姓。不管怎么说,我的祖先们都认姜子牙为祖先。)姜子牙搞了一个封神运动,搞了一个封神榜,把天下的神分得清清楚楚。其实,这件事反映的是人性的回归,是人从神那里区分划开来。这样,第一次人性回归的结果是人神分离。人进入了人的时代。
    第二次人性回归是新石器时代出现的。这时候,人们创造并掌握了新的劳动工具,土地变得非常重要,结果是人与土地的分离。人从被土地绑
架、被土地奴役下解放出来。
    第三次人性回归的结果是人与宗教神权的分离。西方经过文艺复兴运动、宗教改革等,重新发现了人本身的价值,把人宗教神权那里拉回到人间,人就人,宗教就是宗教。这是西方意义上的人与宗教神权的分离。中国却是另外一种情况。到了唐朝的时候,六祖佛爷,也姓卢,叫卢惠能。他把宗教拉回到了人间,出现了人间宗教,人就是人,神还就是神,人和神的关系相对比较平和了。人不是宗教神权的附属品。
    第四次人性回归是资本推动的结果,是大机器生产的结果。这个时候,马克思诞生了。马克思深刻揭示了人与资本、人与机器、人与资本主义制度的关系。人在大机器面前看到了人性的本身面目,人也再一次与现代科技大机器、与现代资本、与现代金融资本分离。其结果,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促进了资本主义与资本主义文明的发展,也预示了资本主义危机的不可避免。
    进入20世纪末、21世纪初,随着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大数据等高新的技术的出现与发展,人性又一次与以智能技术为基础的高科技分离,其结果是人更加深刻地看到了人与宇宙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社会发展的关系,也就是让人看到了共享的关系与共享的价值,促进的将是共享文明的崛起与发展。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把制造业拉回到美国,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要就业,人仅有福利制度、有饭吃,也是不够的。在这一点上,我特别理解他,他懂得人不仅要吃饭,还希望去做事。劳动是人的一种本能需要,也是人的快乐的需要。所以,马云先生的互联网电商平台再好,可以让100万人上岗,也可能让300万人下岗。我们只产生少量上岗人员,而让更多的人下岗。那是违反人性原则的,也是不道德的经济发展方式。所以,我们要坚定不移地发展实体经济,发展产品经济,不能仅靠商业模式、靠资本运作模式,去推动人类社会发展。同时,我们还要警惕的是,似乎有社会保障制度就可以了,通过一定的社会保障制度就可以让人好好生活了。事实上,那是不行的。我是做企业的人,我很清楚这一点。比如我的企业可以让一些人不做事,可以养一些人,但这些人非常不舒服,因为这些人不是不能做事,是你老板没有给他提供机会。同时,那些做事的人也不舒服,我做那么多事,工资只比他高一点。当然,最不舒服的是老板,两头不是人。所以,大家有事做、有饭吃,才是最好的。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他深深懂得这一点,所以他要回归实体经济,要人就业。这一切在我看来,就是第五次人性回归的结果。可以说,这一次人性回归是人与以互联网为代表、或者说以智能机器人为代表的新技术,包括与此相适应的商业模式的分离,人回归到人的根本,人需要劳动、需要就业,仅仅有社会保障也是不能快乐生活的。所以,人性第五次回归的结果是,人要坚守以人的主体性参与人类生产、生活等活动的尊严,并保持与自然、生态、社会共同发展,推动的将是人类共享文明的崛起与发展。
几天前,我以伦理学者的身份参加了一个座谈会。有专家谈到,现在有大约200万人需要做透析,其中有的人是肾的问题。现在,一年能够配对换肾的只有40多万人,这就意味着有100多万人因为不能及时换肾而死去。不久前,有科学家研究发现,猪肾的基因和人的最相近,猪肾可以用于人的换肾。对此我认为,猪肾不能用于人的换肾。为什么呢?人的肾换成猪肾,可以活下去,那么他的后代呢?有可能出现变异吗?人一旦出现变异,就有可能还是传统意义上的人吗?我们怎么保障和捍卫人的存在和尊严呢?所以,所有的科学应当考虑对人类的终极价值与意义。在人类价值上,虽然我们也不情愿,但是我们也只能为了人类整体利益而放弃一些生命。从这个意义上看,我相信佛教,相信基督教,认为灵魂不死,相信人有来世。所以,我也特别不赞成机器人这个提法,机器就是机器,人就是人。机器可以替代人的一部分工作,但是机器不能完全取代人的工作与生活,那样下去,人还有活下去的价值吗?人类的存在、安全与发展,必须建立在个人生存与发展的基础上。所以,我们建设共享文明,就是要从总体上推动人类更好地发展,是人再一次深刻地认识人性,是基本人性的再一次回归的载体与依托。
    谈到人性与共享的关系,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重要话题。从价值学或价值性上看,人性存在三大定律。
人性第一大定律是爱的定律。爱是一种人类情感、一种不求回报的付出、一种出于内心深处的呵护与关怀。第一,爱源于人的自然本真、源于生态,是一种“本能的爱”;第二,爱源于人的基本的社会关系链接,是一种“血缘的爱”;第三,爱源于社会规范、社会制度、社会契约等,是一种“公民的爱”。
    第二大定律是趋善避恶定律。这是人性的基本逻辑,直接与人的“善恶价值”紧密相联。也就是说,人们总是希望得到对人有益、让人喜欢的好东西,总是避免对人有害、让人厌恶的坏东西。卢梭说:“人人生而自由,但又无处不在枷锁中。”他所揭示的就是人的基本价值取向。
    第三大定律是共享定律,我称之为人性黄金定律,因为共享本身就蕴藏的终极关怀与终极价值。这也要从三个方面来理解:首先,共享是人性的一种本能需要,没有共享,也就没有人类社会;其次,自然人、经济人、社会人之所以延续发展的根本基础是共生、共建与共享,否则也就无所谓自然人、经济人、社会人的存在与发展;再次,共享与人类同生、共在,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发挥着最基础的作用,只是到了21世纪,人类面对更加复杂的发展环境情况下,共享才进一步凸显出人伟大的价值与作用。
所以我认为,人性存在三大定律是推动人类文明最基本的源泉与动力。从这个意义上看,共享作为人性第三大定律,共享文明则是人性在21世的重要的发展成果。
    三、21世纪人类文明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共享文明发展阶段,全世界更需要坚定的共享文明引领者、推动者与建设者
任何文明都是创造的结果,都是人们奋斗的结果。共享文明是新的事物,更需要引领者与创造者。
    为此我认为,全人类都要清醒地认识到共享文明崛起与发展的大趋势。特别是全球化快速发展时期,资本的能量几乎被刺激出来之后,社会财富难以过去想象的速度快速创造与集聚的时候,人们更要警惕是巨大利益不共享,重大困难不分担。人们既要共享发展、共享财富,也要分担困难甚至灾难。只共享好的,不分担坏,不是共享的本意。
    而且,我们要看到的是,人类又到了再一次回归人性良善的重要关口。人性良善的人类发展的基石。人们应当顺应人类文明的重大转型,坚持人文治理、价值观治理,也就是说以共享目标作为工具、作为手段,开展综合治理,用共享作为引领来推动共享。为此,我们应当既重视资本规则、重视市场规则,更要注重反思、反省与合理的、合乎规律的妥协。
    同时,我们也知道,任何新事物都需要坚定的引领者与建设者。比较而言,中国人拥有深厚的共享基因。我们的祖先是人,是盘古,是女娲。盘古、女娲是人,不是神。在我们的造人传说中,人是女娲做出来的,所以我们没法跟他女娲平等。西方则是有神的,人是神创造出来的。所以,西方人在神的面前是人人平等的,人与人之间也是平等的,即使父亲和儿子也都是平等的。所谓平等就是一种自主性,就是我是我自己的,我的财产也是自己的,人格也是自己的。在这种文化的基础,西方发展了个人主义,并且在个人主义基础上发育出来了许多个性化的文明。但是中国人的核心理念从来就是集体主义,不是个人主义。中国人一开始就认为女娲高人一等,人也因此是不平等的,是有尊贵低贱之分的。我们跟女娲是没法平等的。皇上天子也只好被说成是上天派来的,是尊贵的,加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设计,普通人与皇上的关系就更加不平等了。尽管如此,皇上也是一个很大的“家长”而已。在这个“大家”里,如果只有皇没有臣,只有臣没有民,都是不行的。因此,民、臣、皇实际上是在共享一个时间和空间,是在不平等的基础上共享时间和空间。可以说,这才是中国共享基因的最初来源。当然,这种童年时代的、最初的共享基因在后来的发展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经过现代转型,中国的共享基因有了许多新的发展与变化,许多现代共享元素融入到了基本的共享基因里,使中国的共享拥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与更加广阔的胸襟,能够更好地面对现代社会发展的多元需要了。
    当然,有这种共享基因不等于就有了引领共享的资格,更不等于你就可以引领共享了。比如你有做司机的资格,你还要驾驶的力量,技术还要好,还不能醉驾。现在,世界全球化的列车滚滚向前,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不想继续当世界全球化司机了。客观上说,不管愿不愿意,中国已经被推到了全球化的中心位置了。世界也希望中国引领全球化的发展。我们怎么办呢?
    我们拥有共享的基因,我们拥有引领共享文明的基因,我们还需要有强大的引领的能力。全球化的列车滚滚向前,有头等舱、商务舱、经济舱,大家都应当有一个位置,不能把任何一个人挤下这辆列车。大家都要共享这辆列车。如果有人被挤下去了,他就可能去破坏,有可能把轨道撬开了。所以说,要当好全球化列车的司机非常不容易,即使历史已经把我们推到了这个位置上,关键是我们要拥有更大的能量与能力。对此,中国有自己的理论思考与实践行动。诸如习近平主席从2012年以来反复在国际国内重要场合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就是共享文明的重要概括。特别是2017年1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了《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演讲,为世界发展提出了中国方案:“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其本质就是与世界人民一道,共同努力,不断推动21世纪人类共享文明向前发展。
    所以我相信,中国传统文明中的共享基因以及中国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新的共享理念、共享精神与共享实践成果,一定会在21世纪人类文明发展中发挥积极的引领作用。
    四、我们可以从多层面来理解和把握雄安新区的战略价值,作为中国发展模式、中国共享文明崛起的重要象征,将是雄安新区的首要意义
雄安新区地处中国中原腹地。中国自古就有“得中原者得天下”的古训。今天,我们不能再以这样的视角、胸怀、价值来谈论中原,但深刻理解中央决定建设雄安新区的重大理论价值与实践价值则是理所应当的,也是必然的。
    从这个角度再看雄安新区的战略意义,我想到了当年建立深圳经济特区的创举。回想起来,我也是一个最早进入深圳的人。30多年前的一个春天,邓小平先生,包括习近平主席的父亲习仲勋先生等前辈们,在南方的深圳画了一个圈,中国从此进入了一个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后来,为了更好地对接经济全球化,我们又设立了浦东新区。30多年后的2017年的这个春天,以习近平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在中原大地上给我们画了一个圈,建设“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雄安新区。我坚信的是,中国将由此进入更一个重要的发展时期。
    我们怎样正确地认识30多年前后的这两次设立新区的创举呢?这中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呢?毫无疑问,这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发展交出的答卷。在我看来,当年设立深圳经济特区,是一种被动地对接世界发展与主动解决国内发展问题相结合的伟大创举。开发浦东新区也是一种相对被动的对接全球化的方式。建设雄安新区则是我们主动的出击、自主发展、自创模式的战略决策。我们不仅要以此更好地推动全球化发展,还要以我们的共享理念来引领一种新的文明——共享文明在世界的发展。也就是说,如果建立深圳经济特区、浦东新区等,是以对外开放、经济发展为主,那么这一次建设雄安新区则是建立中国模式的共享文明体制。这或许才是建设雄安新区的重大主题。
    再回到习近平总书记为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提出的“七个方面的重点任务”,我的理解是,雄安新区将是总体上实现“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共享目标的、中国模式的“共享城市”。所以我相信,雄安新区建设将产生重大的中国价值与世界价值,具体表现在六个方面:第一,是21世纪20年代前后中国创新与世界发展的重要增长极。第二,是中国理论、中国模式、中国道路、中国特色的重要策源地与最成功范本。第三,是中国向21世纪全球贡献的一个中国式新的国际创新中心。第四,是中国文化引领中国走上世界舞台中心的重要标志。第五,是留给中国历史与中国共享文明走向成熟道路的制度、模式、文化等价值集合体。第六,是中国真正从世界大国走向世界强国的时代里程碑。
我在前面已经说到,“得中原者得天下。”对这句话,我们要有更开阔的视域才行。我是湖南人,湖南人喜欢讲天下。现在的天下和当年湖南人所讲的天下已经不是一回事了。比如当年屈原到湖南后所讲的“天下”,可能就是楚国,充其量只是今天的湖南、湖北,加安徽、四川、重庆的一部分。后来,范仲淹到湖南时所说的“天下”,可能是九州天下了,“但悲不见九州同”说的就可能是这个意思。到了毛泽东时代的天下,已经是一上宏大的天下,但是主要的还是中国加共产国际,再加上跟我们相关的美帝国主义和第三世界了。那么,当今的天下是什么呢?在我看来,就是地球加太空了。所以说,“得中原者得天下”,这个天下就不是原来的天下了,所谓“得”也不是过去的那个“得”的内涵了。这个“得”,是得道,是正义,是习近平主席所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得好”,是共享人类发展的成果。这是今天应当拥有的胸怀,也是当今世界的大趋势与根本要求。
    同时,我们也看到,当今世界是一个多元的世界。美国是绝对的世界老大,中国则在经济总量上成为世界第二了。尽管只是在经济总量上是世界老二,大家却也十分看重国际经济上老大与老二的关系。老大与老二在经济上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会引起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热切关注。几年前,我在这个“京楚论坛”讲台上讲到钓鱼岛问题时,就讲到了老大与老二的关系。老大与老二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一般来说,至少有三种关系。第一,一般来说老大一般欺负老二,这是历史规律;第二,跟老大硬干的老二很多都被干死了;第三,凡是善于跟老大博弈的老二,许多在后来都成了老大,这也是历史的规律。尽管有这种规律性,中国始终没有做老大的想法。但是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中国的经济总量要做老大,却又是必须的,不做老大对不起我们自己,也对不起中华民族这个称号,因为中国人口总量最大,即使总量做到了老大,人均拥有量也做不到老大。别的方面,中国就更没有做老大的想法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千年大计就是“千年老二”。我们这个民族有一个孔老二先生,实在是我们的荣光。我早就说过,就中国文化发展来说,当孔子学院开到全球许多地方的时候,你说哈佛大学是老大还是孔子学院是老大呢?哈佛大学最多也是开到纽约,或者在全世界设立分校。即使到了那一天,我们还会是老二,也不会做老大。可以说,这就是我们哲学中老大与老二之间博弈发展的关系。
    所以在我看来,真正的老大属于推动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文化上的老大。只有文化上先进的老大,才有可能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才是有益于人类发展的老大。中国拥有五千多年的文明,拥有丰富的共享文化基因。在21世纪人类共享文明建设中,中华民族一定能成为共享文明的领引领者、建设者。从这个意义上说,建设雄安新区将是中国全面实现现代化、创建共享文明的标志性工程。如果说30年前的那个春天中央设立深圳经济特区是中华民族开始融入全球化的实践起点,那么2017年这个春天中央设立雄安新区则是中华民族引领全球共享文明的逻辑起点!
    所以我坚信,雄安雄起!中国雄起!共享文明雄起!
    谢谢大家!
首页 |  中心概况 |  中心通知 |  中心讯息 |  中心成果 |  飓风论坛 |  人才培养 |  学界动态 |  景德书讯 |  招生信息
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位嘉宾
Copyright 2013-2016.ethics.hunnu.edu.c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