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书讯

先刚:《柏拉图的本原学说——基于未成文学说和对话录的研究》

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 时间:2014-10-29
  

 

先刚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3-1出版

先刚博士对于德国唯心主义和德国浪漫派均有深入的研究和认识体悟,他相当自觉地把柏拉图哲学中“德国唯心主义”所强调的实质内容和“德国浪漫派”所强调的表述方法,有机地结合到了一起。也就是说,本书在义理上把柏拉图哲学诠释为一个严密的由“走向本原的道路”和“从本原出发的道路”结合而成的哲学体系,同时深入讨论了贯穿这个哲学体系的“命脉”(辩证法)。先刚的柏拉图研究相对于单纯的“图宾根学派”立场而言是一个令人振奋的突破,也是对“图宾根学派”柏拉图研究方法的进一步发展。 《柏拉图的本原学说》阐述的柏拉图哲学是一个整体,既包括其对话录中的思想,也包括柏拉图口传的未成文学说的内容,最终在这一基础上呈现出柏拉图通过辩证法一以贯之的本原学说体系。可以说,本书以柏拉图的“本原学说”为线索,勾勒出柏拉图哲学的一幅完整肖像。本书既然自我定位为对于柏拉图哲学的一个整体论述,所以它既是一部专题研究,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一个适合于一般读者的柏拉图哲学导论。

目录:

前言

柏拉图著作名称及缩写

 

1章 柏拉图的生平和著作

1、生平

2、著作

 

2章 从成文著作到未成文学说:柏拉图的书写批判

1、柏拉图的书写批判

2、“未成文学说”的文化背景和历史先例

3、柏拉图的“未成文学说”和“图宾根学派”

 

3章 柏拉图未成文学说的文献依据和基本内容

1、基本文献综述

2、几个释疑

3、《柏拉图学说记述》(Testimonia Platonica)选录

 

4章 作为一种本原学说的柏拉图未成文学说

1、柏拉图未成文学说的基本内容

2、柏拉图未成文学说的哲学意义和哲学史意义

 

5章 从未成文学说到成文著作

1、柏拉图为什么要进行写作?

2、柏拉图为谁进行写作?

3、柏拉图为什么要以对话录的形式进行写作?

4、柏拉图的对话录为什么是“最伟大的诗”?

5、一点参考补充

 

6章 柏拉图的“哲学”理想

1、“哲学”作为一般意义上的求知

2、柏拉图重新界定“哲学”

3、柏拉图拒斥职业智者的“智慧”

4、柏拉图的哲学与“智慧”无缘吗?

5、作为智慧之友的哲学

 

7章 走向本原的道路:理念的发现

1、本原学说的历史背景

2、柏拉图对于经验论和相对主义的批评

3、“第二次航行”与理念的发现

4、关于“ιδ?α”的翻译

5、理念与认识

 

8章 走向本原的道路:从理念到更高的本原

1、对于理念的超越

2、《巴门尼德斯》中的“多”和《智术师》中的“非存在”

3、《蒂迈欧》中的“奶妈”

 

9章 从本原出发的道路:混合

1、未成文学说中的“混合”问题

2、《斐勒布》和《政治家》中的“混合”问题

3、《蒂迈欧》中的“混合”问题

 

10章 柏拉图本原学说的命脉:辩证法

1、辩证法作为真正的修辞学

2、辩证知识的具体特征

3、简议康德的辩证法的“统摄”和“区分”方向

 

11章 柏拉图政治哲学中的本原学说:哲学王与民众

1、作为治国之道的政治技艺在于改善人的灵魂

2、《理想国》中的城邦和灵魂的“公正”问题

3、国家的“公正”在于普通民众的节制

4、哲学家必须说服普通民众

5、如何理解“哲学王”

6、哲学王的人治高于法治

 

附录:国外柏拉图研究中关于“图宾根学派”的争论

主要参考文献

 

序言:

本书是对柏拉图哲学进行整体论述的一个尝试。确切地说,就是从“图宾根学派”(TübingerSchule)的基本立场(强调柏拉图的口传的未成文学说)和基本精神(强调柏拉图的成文著作亦即对话录和他的未成文学说的结合)出发,在兼顾柏拉图哲学的表达形式和实质内容的情况下,以柏拉图的“本原学说”(Prinzipienlehre)为线索,勾勒出柏拉图哲学的一幅相对完整的肖像。就结构而言,本书的前半部分(第1-5章)主要是一种以柏拉图哲学的“形式”为对象的方法论讨论,而后半部分(第6-11章)则是就柏拉图哲学的“内容”作出的提炼和分析。

  需要说明的是,本书虽然用了一定篇幅来阐述图宾根学派的各种基本观点及相关争论(因为国内学界对于这个视域尚且缺乏充分的了解),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该学派已有的研究成果,但本书并不是一篇“介绍图宾根学派观点”的学术报告,而是一部遵循图宾根学派方法的独立的、更进一步的专题研究,也就是说,不仅(或重点不在于)讨论柏拉图的未成文学说的内容,更要讨论这些内容与柏拉图的成文著作之间的关系,即未成文学说在对话录里面的体现和印证。换言之,本书所阐述的“柏拉图哲学”是一个完整的东西,不仅包括他的未成文学说的内容,而且也包括他的对话录中的思想,最终目标是在这个基础上呈现出柏拉图的通过辩证法一以贯之的本原学说体系。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说本书是第一个较为全面的尝试。我深知,相比此领域的诸位前辈大师的那些鸿篇巨制,本书的“学术含金量”是颇为不及的,尽管如此,我仍然希望这部著作会由于它的些许新意而具有一定价值。

  我在这里坦诚自己与图宾根学派的承继关系,也就明白表露了自己的柏拉图研究的诠释立场。诚然,公开表露自己的诠释立场有一个很大的风险,很有可能立即就被扣上“门户之见”的帽子,但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好隐讳的,因为无论是那种虚假的不偏不倚,还是那些毫无立场的随波逐流的言论,都更不能赢得人们的尊敬。正如西方一句谚语所说的,有多少个脑袋,就有多少种看法(Quotcapita,totsensus)。同时费希特指出,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选择什么样的哲学;把这个意思引申到柏拉图研究上面,也可以说,你具有什么样的哲学倾向,就会在诠释柏拉图的时候采取什么样的立场。实际上,每一位研究者——包括那些公开声称“不预设立场”的研究者——都有自己的哲学趋向和诠释立场,以及相应的解读方法。这些立场可能是“整体论的”、“片断式的”、“唯心主义的”、“实在论的”、“现象学的”、“分析哲学的”,也可能是“浪漫派的”、“施特劳斯学派的”、“图宾根学派的”等等,不一而足。在各种诠释立场相互之间的争论中,真正难以被说服的,不是对于某个特定问题或某段特定文本的认识,而是研究者自己的立场本身。从过去几十年的柏拉图研究状况来看,由于图宾根学派“逆潮流而动”,旗帜鲜明地恢复了古典唯心主义和整体论的研究路线,相关争论尤其是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因此我预计本书也会引发一些激烈的反应。另一方面,对于学术研究来说,不论多大的争论都是一件好事,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每一位研究者虽然是从一个特殊的立场出发,但他们并不把自己的工作看作是一件单纯的自娱自乐的事情,仅仅满足于一种直接的自身确定性,而是自觉或不自觉地追求一个超出学派立场、可以被普遍接受的东西。就本书而言,这里所阐发的柏拉图的“本原学说”虽然首要是在他的未成文学说中最为明确地表述出来,尤其受到我们的重视,但它本身终究是一个客观独立的存在(不仅存在于未成文学说里面,而且在某种意义上也存在于对话录里面),不是某一种阐释立场的“发明”。诚然,某些研究者(比如德国学者格诺特•伯姆)可以对柏拉图的未成文学说不闻不问,仅仅基于柏拉图的某几部对话录就对柏拉图的本原学说进行某种程度上的讨论。但在我们看来,只有把柏拉图的对话录和他的未成文学说结合起来,才能在事实上获得对于柏拉图的本原学说的一个完整的理解,并对其意义作出一个真正合理的评价。

  我们在这里多次提到“完整的”柏拉图,同时将本书定位为一个对于柏拉图哲学的“整体论述”,对此我很清楚,这已经是一种反潮流的做法。因为在当前的柏拉图研究(甚至可以说整个哲学史研究)中,人们对于“整体论述”普遍地表达出不同程度的不信任,担心这种诠释方法会把柏拉图束缚在一个先入为主的、人为捏造的、僵化的框架之中,从而丧失了所谓的“开放性”、“问题意识”等等。然而正如我们前面已经指出的,如果说“整体论述”是一个诠释立场的话,那么对此的反对意见同样也仅仅是一个立场而已。借用黑格尔的话来说,如果人们可以不信任整体论述,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反过来对这种不信任表示不信任呢?如果人们对于柏拉图哲学缺乏整体上的把握(甚至对这种把握没有信心、没有兴趣),那么他们怎么能够断定某一个框架是人为捏造的东西呢?在我们看来,如果柏拉图哲学确实存在着一个整体框架的话,那么它当然不应当由谁先入为主地臆想出来,而是应当在全面研读柏拉图的著作和他的未成文学说的过程中自然地呈现出来。与此同时,要真正保持柏拉图研究的“开放性”,关键不在于拒斥“整体论述”本身,而是要承认,任何“整体论述”都只是对于柏拉图哲学的完整真相的一个揭示。就此而言,我们承认,本书仅仅是整体论述的一个“尝试”,是一家之言,尽管我们同时也希望其中揭示出了一些可以被普遍接受的东西。

  同时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谓的“完整”只是就整体框架结构而言,而非就具体内容而言。柏拉图哲学博大精深,永远是一个无穷无尽的可供探索的宝藏,本书由于主题和篇幅方面的限制,且主要由于作者学力的限制,所以没有涉及柏拉图哲学的全部思想和问题,而是仅仅在既定规划之内讨论了与柏拉图的“本原学说”最为密切相关的内容和问题。同理,我们在这里不是对柏拉图的每一篇著作都进行专门讨论,因此我也没有(因无必要)在本书里面写下自己关于柏拉图的各个单篇研究的所有理解和认识,而是专注于把蕴含在柏拉图的各篇著作中的相关思想提炼出来,纳入“本原学说”这条主线——明白人都知道,这项工作本身就以对于柏拉图各篇著作的熟悉了解和深入研究为前提,而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单靠东拉西扯就可以胜任。与此同时我也承认,本书对于许多问题的分析和讨论肯定仍然存在着不够深入细致的地方。对于这些“缺陷”,我希望通过自己将来的继续研究和学界其他同仁的研究工作能够将其扬弃。

  本书既然自我定位为对于柏拉图哲学的一个整体论述,所以它既是一部专题研究,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一个适合于一般读者的柏拉图哲学导论。对于那些本身已经具有明确而坚定的反对立场的专业柏拉图研究者,从过往经验来看,本书不期望能够完全“说服”他们,而是希望努力对他们充分地表述我对于柏拉图的理解和认识,尽可能消除一些不必要的误解。反之,对于那些初次接触这个领域、或在这个领域尚未形成根深蒂固的“先见”的读者,也许本书能够提供一种有趣的见解,传达一种特定的解读柏拉图哲学的方式,引导他们对于柏拉图哲学获得一个全面的且较为新颖的认识。

  本书之所以能够充任某种意义上的“柏拉图哲学导论”,还在于本书设定的一个基本目标,即对柏拉图哲学达成一个较为完整的、忠实的理解。读者或许会注意到,在我的整个阐述过程中,我极少或几乎没有批评柏拉图的观点,不会指责柏拉图的哲学立场和政治立场是错误的。我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我本人完全赞成并接纳他的各种立场。另一方面,我从不指责柏拉图在这里或那里“思路不清”、“论证不完善”等等,因为我一向认为,研究柏拉图哲学过程中遇到的各种疑难完全归咎于我们的理解能力和知识范围,而不能算作柏拉图的责任。诚然,学术研究尤其是哲学研究需要我们的独立思考,于是有些人觉得,如果不对哲学家提出这样那样的批评意见,就不能表明自己具有独立思考的批判精神或创新精神。但问题在于,“批判精神”并不意味着在尚未具有清楚认识的情况下就对哲学家横加指责,或轻易地断言哲学家的某个思想或努力“失败了”——自从海德格尔以来,“失败”(gescheitert)这一评语在今人对于前辈哲学家的研究中随处可见。同理,所谓的“创新精神”更不是意味着把“哲学”和“哲学史”对立起来,撇开哲学家本人的论述不管(或者仅仅把哲学家的文本当作一个话题引子),转而去大谈特谈什么“纯粹的”或“新颖的”哲学问题(实则这些问题要么是纯粹的胡扯,要么在历代哲学家那里早已得到相当全面深入的讨论),甚至以六经注我的方式把自己的肤浅观点“栽赃”在哲学家头上。在我看来,真正的“创新”毋宁在于潜心领会哲学家的丰富而深刻的思想,把哲学家的认识消化为自己的认识(真正的知识是一种普遍的东西,它必定不是仅仅属于某一位哲学家,而是必须也属于我们每一个人),当“柏拉图的”认识成为“我的”认识,它就已经是一个“新的”东西。与此相反,当前许多所谓的“独立思考”或“创新”其实不过是一些人云亦云的平庸看法,这些看法既谈不上“独立”,更谈不上“创新”,它们恰恰是哲学家努力想要从我们的大脑里清洗掉的各种陈旧的流俗之见。当然,出于学术自由,每个人都有权利说话,都有权利坚持自己的看法,但如果有人随意批评柏拉图这里不对那里有错,进而指责我“盲从”柏拉图等等,我想借用西塞罗的一句话答复道:“你们别管我,我宁愿和苏格拉底及柏拉图一起犯错误!”

 

                                                                                                                                                                    (本网讯)

 
 
首页 |  中心概况 |  中心通知 |  中心讯息 |  中心成果 |  飓风论坛 |  人才培养 |  学界动态 |  景德书讯 |  招生信息
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位嘉宾
Copyright 2013-2016.ethics.hunnu.edu.cn,All rights reserved